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大件运输 >

物流公司搬运工:头顶烈日肩扛生活

2019-09-06
物流公司搬运工:头顶烈日肩扛生活

物流公司搬运工:头顶烈日肩扛生活

时 间:2019年09月06日 14:03

详细介绍

  盛辉物流公司日进出货物上万吨,主要靠人力进行装卸。货场有300多名搬运工人,他们来自,大多是40岁左右的中年人,往往也是家庭的经济支柱。因此,他们手臂和肩膀支撑起的不仅仅是一件件货物,更是一个个远方的家庭。

  7月29日下午,福州烈日高照,酷热难耐。在盛辉物流公司大货场内,搬运工们个个都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浑身湿透,他们奔走在一排排大货车和货物堆积如山的货场之间,来回搬运货物。

  盛辉物流公司日进出货物上万吨,主要靠人力进行装卸。货场有300多名搬运工人,他们来自,大多是40岁左右的中年人,往往也是家庭的经济支柱。因此,他们手臂和肩膀支撑起的不仅仅是一件件货物,更是一个个远方的家庭。

  在一辆约16米长的集装箱车铁皮车厢里,记者见到了老搬运工杨克军。车厢里没有一丝风,暴晒之下,这里的气温高达60摄氏度以上,让人觉得透不过气来。杨克军从手动叉车上卸下一个大纸皮箱,扛上集装箱车后,再往其他摆好的货物上码放。

  杨克军和另外两名同伴装载的这车货物约30吨,他们早晨5点半就上班了,一天要装载或卸载3车,平均每人每天搬运30吨货物。

  杨克军今年45岁,河南人,原来在家乡做工,企业不景气,他失业了。后来,他听村里一些在物流公司做搬运工的村民说收入不错,10年前的一天,他跟着来这里当起了搬运工。

  “车厢是金属做的又是封闭的,夏天外面30多摄氏度,车厢里就有60多摄氏度了。我刚做搬运工时不懂情况,还穿了一双胶鞋,一天下来,里面的汗都能倒满两个杯子。现在,我们在车厢里待差不多10分钟就得休息一下。”搬运过程中,杨克军和工友们不时要停下来喝几口水。

  因为干活要消耗很大的体力,杨克军说他们一个月得吃掉一半的工资,“每天要吃肉,每顿四五个大馒头,我们得有这样的伙食标准,才有力气干活”。

  吕学锋在车厢深处一声不吭地把一堆凌乱的货物码放整齐,他走出车厢,记者才看清面容。吕学锋比杨克军年轻,晒成紫红色的皮肤在汗水中发出油亮的光。他取下安全帽,凌乱的短发在头上立着,满脸汗水形成一条条水流直往下淌。他走到货场房柱旁,拿起一个特大号的塑料水杯“咕咚咕咚”猛灌几口茶,而后靠着柱子上歇口气。他离开时,地上竟留下了一圈汗水印迹。

  37岁的吕学锋老家在湖北襄樊,因为家贫,初中没读完就当搬运工了,一干就是20多年。他说,干这行没有固定的收入,这是计件活,干多干少看个人意愿,但大部分人为了多赚点钱,一年365天,几乎天天都上班。

  吕学锋每天至少要比杨克军多干两三个小时,因为老家有老人靠他养活,妻女在福州的开销也不少。“累些不算什么,有活干才有好日子。”吕学锋说,女儿在福州上小学,暑假还报了舞蹈和书法特长班。

  吕学锋的妻子在家里做家务,他回家有热饭菜吃,上班有干净衣服穿。“我一天要换几件衣服,就算是冬天,外面穿件厚外套,干活的时候里面也是一身大汗。”他说,每天回到家中,和妻女围坐在一起吃饭,是最幸福的时光。

  经过将近4个小时的连续奋战,几位搬运师傅终于把这一车的活干完了,大家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轻松的神情。

上一篇:大件运输:上海到延平大件运输吊装选【凌翰物流】更快更优惠 下一篇:一天骑50公里喝7桶水 记者体验共享单车“搬运工”

人物观点